企业新闻

【明辨的智慧】设备选型:分类的能力

时间:2015-04-09

 

  如果你给一个人念一份有十多件物品的清单,这些物品都能在超市买得到,他也许只能记住几样东西。如果你再念一遍,他会记住更多。让他完全记住的更有效的方法则是,将这些物品分类念给他听,比如蔬菜、水果、谷物等。
如果你给医院主任推荐新的医疗设备, 把每个产品的优点说一遍,他很难立即反应过来他们之间到底谁好谁坏,彼此之间有哪些核心的区别。让他最清楚地记住产品之间最大区别的方法也是:给产品分类。

 

  研究证明,我们前额皮质中有专门负责分类的神经元,分门别类是我们的大脑更有效率地处理信息的方式。
世界上所有物体和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如果将所有的独一无二都记在脑海中,我们早就当机了。如果大脑在我们看到每样东西时都将其作为一个个体来判断,我们早就被—只熊吃掉了,边吃还边思考这个独特的带毛的动物和上次吃掉鲍勃叔叔的那个是不是一种东西。而事实是,我们只要见过一只狗熊吃了我们的亲戚,整个熊种族的名声就都坏了。所以,多亏了我们的分类思维法,当看到一只毛发蓬乱、尖牙利齿的庞然大物,我们就不会继续在其周遭逗留了,我们会自动得知它是危险的,需要快速离开。同样的,当看到几把椅子,我们自动得知这是一个四条腿、有靠背的东西,是用来坐的;或者,当我们看到前方行驶车辆的司机在疯狂地挥着手,我们会自动判断最好离他远点儿。
以“熊”、“椅子”和“疯狂的司机”等类属的方式思考,可以帮助我们更快更有效地生活,我们首先关注一个物品的显著特征,其次才会考虑其独特性,分类是我们最重要的一种行为

 

  分门别类其实没有那么容易,我们很容易忽视分类的重要作用,因为这一切都是飞速地、在潜意识中完成的。比如说,想到食品时,我们会自动将苹果和香蕉放在一类,虽然它们的外形不尽相同,但是我们不会将苹果和红色的台球分为一类,虽然它们更相像。要想知道分类的过程究竟有多复杂,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就在几年前,计算机科学家才终于设计出一个庞杂的系统,用以教电脑如何分辨狗和猫。
我们的潜意识将模糊不清的细微差别转化为明确清晰的类别,目的是去除无关的细枝末节,保留必须的重要信息。如果这一过程很顺利的话,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就变得更简单、更轻松。如果这一过程并不顺利,我们的感知力就会受到影响,对人对己也许都不利。
可以这么说,明辨力很强的人,面对几个相似又有差异的事物,他们可以迅速抓住重点,将事物分类,从而清晰地记住这几个事物最关键的不同。可见,“分类”是了解事情的差异和真相的重要能力

 

  举个医疗领域的例子。当我们打算选购一款麻醉深度监测设备时,医院面临选型的难题:如何从这几个品牌中,如Narcotrend、BIS、IOC选择一款最准确的产品?准确是医疗设备的核心指标。如何快速发现它们之间的异同?
每个品牌都可能罗列出很多优点,把你弄得很糊涂。哪个真的最好,则需要用户明辨。无疑,同为麻醉深度监测设备,说起来功能类似,且彼此之间有一些模糊不清的细微差别,孰优孰劣的判断,有些不容易。大部分人会被一些细枝末节所误导,花几十万买一个并非最佳的设备,结果等到实际应用时,悔之晚矣。为什么判断失误?原因在于:因为没有去除一些细枝末节的信息,影响了正确分类,没有看到本质差异。有些信息是非必要非核心的,如某教授说这个产品好、某代理说这个已经有很多大医院用了,肯定没问题等,这些不是最重要的信息,不能帮助我们发现它们彼此之间最根本的区别。

 

  那么具体来说,Narcotrend、BIS、IOC该怎么分类?
最根本的区别,也是最重要的分类标准就是:Narcotrend是采集原始脑电信息的一类麻醉深度监测设备;BIS和IOC则同属另一类,它们是采集其他生理信号再经过处理获得模拟脑电信号的另一类监测设备。

 

  分类清楚后,你需要判断的就是,“直接采集原始脑电信号”功能强大呢,还是“处理过的模拟脑电信号”功能强大呢?
毫无疑问,最直接的最可靠。原始脑电信号最直接地体现人体对麻醉药物及手术的反应,最准确地反映人的状态;经过处理获得的模拟信号,是间接的反映。所以,只有基于原始脑电信号EEG的这一类产品,才能实时体现不同年龄、性别、各种药物的影响,才能帮助发现术中脑缺氧,癫痫等异常脑电波。而间接地基于模拟信号的BIS, IOC因没有原始EEG的信息,是不能发现术中脑缺氧、癫痫等异常的,也不能区分年龄性别对药物反应的细微差别。这也突出了Narcotrend基于EEG工作原理的优势。

 

  基于工作原理的分类是判断产品性能是否真正优越的根本方法。
  现在,你重现认识了“分类能力”的重要性了吗?你是那个“分类能力”很强的、明辨力非凡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