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安全

CNAP临床应用工程师工作日记一则

发表时间:2014-07-18 点击:1119

7月11日 天气晴朗,艳阳高照

  今天跟了两台手术,其中一台是囊尾切除手术,手术很顺利,监测血压只用了CNAP,没有用NBP,把文献和案例打印出来给到主任和X医生,简单介绍了文献的一些结论,主任应该是看过文献的,对相关的内容还是有了解,同时也提到我们的CNAP与有创的相关性有一篇文献中达到了0.95,这个数值已经很高了,说明主任对CNAP认可度挺高的。

  另一台是手术甲状腺切除手术(甲亢)。虽然是小手术,但是出现了异常,差点出了医疗事故。病人较为年轻,只有18岁,也没有其他的什么疾病。确实,对于这样的小手术一般都不会用有创来进行血压的监测,中午差不多11:30-12:00期间却发生了一场较为异常情况,是这样的:因为病人血压一直较为平稳,也没什么特别的异常,所以主任让我和另一名实习医生先去吃饭。正好实习医生正在录麻醉的给药情况,我就先等了一下,过了一会,突然血压好低,德尔格的监护仪上的心率飙到160多,我们都发现血压一下子掉到很低,出现了收缩压57,舒张压57,然后其他数据都没有了,我当时心里第一反应就是——CNAP测出血压突降,表明病人危险,要紧急抢救了!此时X医生立马打开德尔格上的NBP监护仪,测不出数据。这时监护仪上的心率持续增高,X医生立马推了肾上腺素,仍然测不到血压数据,心率很高,且测不出脉氧饱和度。于是他立刻叫来了其他麻醉医生,并停止手术,开始抢救病人。主任也闻讯赶来,问清情况后,观察到病人嘴唇发紫,用手触摸桡动脉最强点,没有脉动(这是后来我跟主任聊的时候他描述的),再用手触摸颈动脉,只有很微弱的脉动,所以测不出血压,且病人身上开始出现紫斑类似过敏的现象(血容量过低会导致自身的过敏性反应或心源性休克);立马要求改变体位(之前为双脚张开抬高仰卧位),并让其他的医生手动按压病人的心脏,其他同事开始做有创穿刺和血气分析;配主任要求给的麻醉药;过了一会儿,在不断按压心脏的过程中(主任亲自上阵),血压慢慢上升了,心率也慢慢低了下来,病人才恢复到较为平稳的状态。

  后来与X医生聊到,他说这是他实习第一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手术本来没有任何预估风险的,却出现了这么大的异常。主任也说,今天情况很突然,确实心情颇有些紧张。好在心脏功能可以恢复,如果脑部不及时恢复供血,再晚一点病人脑部持续缺血,就算醒了也是植物人。这么年轻的一个病人,手术又不大,要是真成了植物人,这么严重的医疗事故,主任说他自己都可能要主动离职了!然后主任又说,今天确实很感谢我们的仪器及时监测到血压的突然降低,连CNAP都测不出来血压了,那病人情况一定是非常紧急了,也还好有两双眼睛都在盯着,要是像其他手术室只配一个麻醉医师又没有CNAP及时发现血压的骤变,那今天真要出医疗事故了。主任让X医生把今天的这个案例汇总一下,在周一工作例会上拿出来讲一下,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抢救结束后麻醉医师们也没有得出到底是什么原因,病人确实属于很异常)并且一定要好好提一下我们的CNAP及时发现到血压的骤降。

  总之,因为CNAP非常即时并且精确地反映出了病人血压急促变化,提醒医生们进行了正确及时的处理,今天最后对病人的处理结果是好的,主任更加信任和认可我们的CNAP能及时监测到血压的快速变化。

  X医生提到要是像NBP一样5分钟才出一次数据那今天就很可能出事了!CNAP在5分钟里可以测出350次血压数据——按病人脉搏70次每分钟计算。而5分钟可能就是影响生命存亡的关键时间段!

  事实上,当时那个情形,病人血压数据测不出,且机器一直处于定标时我很紧张,以为我们的CNAP出问题了(但实际上这正是CNAP精准的表现)。当时显示收缩压57,舒张压57,其他监测数据都没有数值了。我当时心里噔地一下,说了一句“血压好低啊!”,X医生马上连接NBP开始监测,测不到数据。现场他们开始抢救,所有不是太重要的监护仪都撤掉了。遗憾的是,我没有拍下那一刻的照片,也不了解他们当时对CNAP是怎样的一个态度,也不敢拿出相机拍照。直到事后主任问起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以及怎么发现的时候,大家讨论时才提到是看到CNAP显示血压骤降,我当时说的那句“血压好低啊”,引起了注意。然后X医生开始用NBP但是测不出,最后主任说今天还好有CNAP,我就知道他们对CNAP的表现是很感激和认可的。

  我跟X医生说好了,让他把他整理好的病例发我一份,同时把今天的监测数据包也发我一份,后期我这边会整理成一个案例。

  今天是紧张,而富有成效的一天。病人成功施救,CNAP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