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安全

【文献导读】Narcotrend监测氙气麻醉的应用实例

发表时间:2017-04-07 点击:307

  因工作原理不同,并非所有的麻醉深度监护仪都可以监测新型麻醉药物,如氙气。本文引述多篇文献证实,Narcotrend可监测麻醉新药氙气。目前,已有麻醉药物研究所采用Narcotrend辅助研发新型麻醉药物。

 

【氙气简介】

  氙气(Xenon),属于无臭惰性气体,来源于大气,是存在于大气中的微量独立原子,在大气中仅占0.00087%。氙气性质稳定,与其他物质几乎不发生化学反应。1898年Ramsay和Travers发现了氙气;1946年Lawrence等明确指出氙气有镇痛作用;1950年Cullen和Gross首次将氙气麻醉用于外科手术;直到2005年,德国才批准氙气用于ASAⅠ~Ⅲ级的患者;欧洲国家于2007年才批准使用氙气用于ASAⅠ~Ⅱ级的患者[1]。所以,氙气是一种新型的麻醉气体

 

【氙气的麻醉优势】

  氙气具有理想的吸入麻醉剂的优良性质[2]。氧化亚氮的血/气分配系数为为0.47,七氟醚为0.63,氙气仅为0.14,是目前使用的吸入麻醉剂中最小的。因此,氙气在血液组织中溶解度小,最低肺泡有效浓度(MAC)为71%,麻醉效力强(注:氧化亚氮的MAC为104%,MAC值越低,麻醉效力越强)。

  同时氙气的诱导时间及复苏时间最短。研究表明氙气诱导用时71s,而七氟醚用时141s;有学者研究比较氙气、氧化亚氮-七氟醚、氧化亚氮-异氟醚三组麻醉的苏醒时间。氙气组苏醒最快,从麻醉结束到拔管平均3.6min,其他两组时间是氙气组2~3倍[3]。在与丙泊酚处于相同的麻醉深度下对比研究时,氙气麻醉恢复时间明显短于丙泊酚[4]。此外,无论麻醉时间长短,即使延长氙气的麻醉时间,苏醒时间也并无延迟。

  氙气还具有器官保护作用。使用氙气预处理可保护心肌组织和脑组织在短期非致命性缺血阶段不形成梗死灶[5]。氙气对心血管系统影响较小,在吸入麻醉状态下,血流动力学稳定,对心率、房室传导速度、冠脉血流、心肌耗氧量、氧摄取等都没有显著影响[6]

  氙气作为惰性气体,性质稳定,几乎不在体内生物代谢,对肝、肾无明显影响,也不触发恶性高热,动物实验表明氙气无致突变或致癌性[7]。氙气来源于大气,麻醉后氙气经肺排出并以原形形式返回大气中,不污染环境

 

【Narcotrend监测氙气麻醉的应用实例】

  【文献1.】

  Ralph[8]等选取了100例17-74岁的患者,氙气浓度维持在63%-68%,Narcotrend监测麻醉深度,以探究Narcotrend与氙气的相关性。结果显示,Narcotrend能实时准确地监测氙气麻醉,反映患者真实的麻醉状态(如图2所示)。

  图2:实验麻醉条件下,一位51岁患者的麻醉趋势图(约09:40时开始诱导,患者麻醉深度迅速到达E2/F0阶段。麻醉维持阶段,主要处于E0/E1阶段。约13:10时,停止给药后,患者很快恢复至A阶段)。

 

  Narcotrend自动分级与视觉分级的相关性高达0.957,PK值为0.949,表明Narcotrend监测氙气麻醉高度精确(如图3所示)。

图3:氙气麻醉时,视觉分级和自动分级的相关性比较

 

  此外本研究还发现,同一位患者,同一麻醉阶段,氙气和丙泊酚麻醉患者的脑电有所不同,丙泊酚麻醉有频率较高脑电波出现,氙气麻醉绝大部分为低频波(如图4所示),这也与Bedi的研究结果一致。

  图4:氙气麻醉(左)和丙泊酚(右)麻醉的原始脑电及功率谱的对比(同一位患者,同是E阶段)

 

  【文献2】

  在吸入麻醉状态下,氙气对心血管系统影响较小,血流动力学稳定。但氙气麻醉时,心血管稳定的相关机制尚未阐明。Neukirchen[9]从体内外实验研究了氙气麻醉时,心血管稳定的机制。其中体内实验,作者选取了8位(男6,女2)、平均年龄25岁的健康志愿者,氙气单独麻醉,Narcotrend监测麻醉深度。氙气成功麻醉,浓度维持在63%-66%之间,Narcotrend指数从98下降至46。研究发现,尽管氙气麻醉会增加平均动脉压,但是不会改变交感神经活性和压力感受器反射增益。体外细胞实验结果表明,氙气可通过抑制去甲肾上腺素转运,使得突触间隙及血浆中去甲肾上腺素浓度升高,从而有助于心血管的稳定性。

 

【小结】

  氙气作为一种新型麻醉剂,具有理想的吸入麻醉剂的优良性质,具有诱导快、苏醒快, 对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功能几乎无影响,心脏和神经系统有保护作用、环境友好等优势,应用前景将十分为广阔。

  Narcotrend麻醉/脑电意识深度监测系统,使用普通心电电极片,采集头部任意位置原始脑电,适用于全科手术。Narcotrend通过内部特殊的算法,可实时准确反映患者的状态。由于Narcotrend不是通过数据库对比得到的麻醉深度,而是通过分析分级原始脑电,故像氙气这样新型的麻醉药都可以全程监测,且相关性非常好

 

【参考文献】

[1]. Cremer J, Stoppe C, Fahlenkamp AV, etal. Early cognitive function, recovery and well-being after Sevoflurane and Xenon anaesthesia in the elderly: A double-blind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Med Gas Res, 2011; 1(1):9.

[2]. Harris PD, Barnes R. The uses of helium and xenon in current clinical practice[J]. Anaesthesia, 2008;63: 284–293.

[3].Stuttmann R, Schultz A , Kneif T, et al. Assessing the depth of hypnosis of xenon anaesthesia with the EEG[J]. Bi omed Tech (Berl ), 2010 ;55(2 ):77 -82 .

[4].Lockwood G. The oretical cont ext -sensi tive el imination times for inhalation Anaesthetics[J]. Br J Anaesth ,2010 ;104 (5 ):648 -55 .

[5].Francis RC, Reyl e-Hahn MS, Hohne C, et al. The haemodynamic and catecholamine response to xenon / remifentanil anaesthesi a in Beagledogs[J]. Lab Anim, 2008: 42(3):338-49.

[6]. Stowe DF1, Rehmert GC, Kwok WM et al. Xenon does not alter cardiac function or major cationcurrents in isolated guinea pig hearts or myocytes[J]. Anesthesiology, 2000; 92:516-522.

[7]. Burov NE, Kornienko LIu, Arzamastsev EV et al. Study ofxenon toxicity in a subchronic experiment[J]. Anesteziol Reanimatol. 1998 ;5(3):58-60.

[8].Stuttmann R1, Schultz A, Kneif T, Krauss T et al. Assessing the depth of hypnosis ofxenon anaesthesia with the EEG[J]. Biomed Tech (Berl). 2010;55(2):77-82.

[9].Neukirchen M, Hipp J, Schaefer MS et al. Cardiovascular stability and unchanged muscle sympathetic activity during xenon anaesthesia: role of norepinephrine uptake inhibition[J]. Br J Anaesth. 2012;109(6):887-96.

 

 

  更多的医疗安全相关资讯或案例,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医疗安全】,微信查找“医疗安全”或“扫一扫”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